当前位置:主页 > 海燕论坛网址 >

乡村小学招生难,咋办?可用教育共享提升教学

发布时间:17-09-04 阅读:130

聚焦乡村小学窘境  乡村小学的“别样姿态”  招不到学生的尴尬9月1日,海口市中小学迎来了开学。从海口市区到偏远乡村,孩子们拿着同样的课本,带着同样的笑容,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。

聚焦乡村小学窘境

乡村小学的“别样姿态”

招不到学生的尴尬

9月1日,海口市中小学迎来了开学。从海口市区到偏远乡村,孩子们拿着同样的课本,带着同样的笑容,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。

可讲台上,老师们的心境却不一样,校长们的心境更不一样。这份心境背后有无奈、有尴尬、也有喜悦……

连日来,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访了海口多所偏远乡村小学,审视这个开学季,教师们的复杂心境,这份心境或许能呈现出乡村小学发展面临的窘境。

04-05版南国都市报记者敖坤贺立樊文/图

一个极端

龙头小学

四个年级只有5名学生

9月1日,距离下午上课还有半个小时,苏文富已经骑着摩托车,把儿子苏晓虎送到了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龙头小学。15分钟后,这位来自四川的小男孩,等来了唯一的同班同学王肖菲。

龙头小学共开设四个年级,学生却只有5名。冷清的校园,安静得就像山谷里的一片树林。

今年7月,龙头小学老校长李光迅退休,57岁的吴小儒从西秀小学来到这里,接替学校负责人的工作。今年没有开设五、六年级,因为没有招到学生。从一年级到四年级,只有5名学生,二年级的苏晓虎幸运地收获了一位同班同学。去年负责六年级语文的老师吴清云,送走了两位毕业生后,今年没有机会再带毕业班。开学第一天,他坐在校园一角的树下翻着手机。“我以前教过90多人的班级,改作业改到手酸,那时根本想不到,我的课堂会变得只有1名学生。”

课间休息时,苏晓虎和王肖菲在黑板前打闹,比赛画画。二楼的四年级教室里,付豪独自坐在课桌前,认真抄写着语文词汇。他近乎奢侈地享受一整间教室,让成年人回味的同窗时光,没有发生在这间教室里。

20年前,龙头小学也曾有过辉煌。

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龙头小学一年级教室里,老师张卫青为唯一的学生郑垂福上课。

那时的张卫青刚从师范学校毕业,“全校400多名学生,20多位老师,十分热闹。”20年后,张卫青已经步入中年,而龙头小学却走入黄昏,“大概2006年之后,生源开始大量减少,从200人到100人,从100人到几十人。”到了今年,龙头小学只迎来一位一年级新生郑垂福。这让张卫青有些尴尬。她试图像20年前那样,绕着全班学生讲课。可是走了三四步之后,她又回到了郑垂福的面前。她只好弯下腰,半蹲在郑垂福的课桌旁,手指着书本讲课。

而如果苏文富没有选择离开广州,王肖菲将可能失去唯一的同班同学。

“我是在水泥砖厂工作的,条件限制,砖厂都在远离城镇的郊外,半个月前才从广州来到海口。”苏文富把小儿子苏晓虎带在身边,符合就近入学的条件,苏晓虎来到了龙头小学。

“这里安静,孩子等于是一对一教学。”苏文富的笑容中透着一丝苦涩。

另一位外来务工子女是付豪。他们一家来自河北,嫌市区房租贵,一家人租在村子里,因此在龙头小学读书。付豪在龙头小学读了4年,语文老师陈施安很看好他,“性格稳重、认真,老师上午布置的作业,他下午就能交上来。”

三年级老师符策锐则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学生强强(化名),他有智力障碍,只有在妈妈的陪伴下才能安稳坐在教室里。最多坐不到20分钟,强强就闹着出教室。

“做老师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一批批学生毕业、学有所成。”吴小儒坦言,在龙头小学,这个愿望很难实现。

西秀镇另一个教学点荣山寮小学,今年招生同样不足10人,学生大多去了镇上的中心小学。其中西秀小学今年有学生300多人。校方认为,生源的流失和增多,与城市发展密不可分。学生们都进城了,乡村小学也就没落了。

一种尴尬

墨桥小学

18名一年级适龄儿童一个都没来

9月1日,距离海口50公里的红旗镇墨桥小学,没有热闹的开学仪式,偌大的校园只有打扫卫生流下的汗水和冷清。

7月26日,南国都市报关注了墨桥小学的尴尬:校园越来越美,可学生却越来越少。如今开学了,尴尬依旧。校长符策斌有些懊恼,暑假期间走访了18个一年级适龄儿童家庭,可开学了,一个也没来……从教30余年的符策斌也难受,他不想学校就这样衰落,更不想被人叫“最后的校长”。内心深处的无力感,让他彷徨无措。

墨桥小学今年一年级仅招收2人,与二年级3人一起,在一间教室上课。

一年级只招到两名新生

8月31日,报名的时间。符策斌坐在学校的办公室里,拿着上学期家长会时记下的学生家长电话,挨个拨打。

“你去中心学校吗?来报名啊?”符策斌额头上,豆大的汗珠顺着黝黑的脸颊,一点点滑下,心里着急,以至于开口第一句就暴露了他内心深处的害怕。

“晚点就来了。”电话里的这句答复,让符策斌心里踏实了很多,态度也转变了,“那就好,赶紧来,我等你。”

“南国都市报报道刊发后,从琼山区教育局到红旗中心学校,大家都很重视。”符策斌说,“暑假期间,我们把所有老师叫回来,挨个村走,去做家访,邀请学生们来我们学校……”

墨桥村委会下辖26个自然村,近5000人。他们发现,今年可上一年级的学生共计18人。符策斌将他们的电话一一记下,还告诉他们,学校就要派年轻老师来了。回到学校,符策斌特意拿红纸写了一个“温馨提示”贴在学校门口:“今年秋季开学,海南省乡村发展促进会,将选派2名年轻大专师范毕业生到我校任教……”

30日,没人报名;31日,符策斌只得挨个打电话,“打通了,人家都说不来了,要去中心学校,去三门坡、去府城……”

最终,18个家访到的学生,一个也没来。不过,有2名以前在学校待过一个月的学生来了,他们成了今年墨桥小学一年级唯一的2名学生。9月1日,学校正式开学,今年学生人数共计35人。

我不想当最后的校长

开学的第一天,给学生们发完课本,符策斌便将所有老师召集到了一起。两位刚从大学毕业的新老师肖朝蓉、冯丽贞来了。

见到她们,符策斌脸上才有了一点笑容。

肖朝蓉学的是化工,记者开玩笑,“你在这里没法发挥啊?”符策斌忙说:“教数学肯定行。”

冯丽贞的专业是美术。符策斌问:“音乐课也能上吧?”冯丽贞点点头。符策斌高兴说:“这下我们要开兴趣班,孩子们一定喜欢。”

说起教学,符策斌的脸上又罩上了愁云,“今年,我们必须规范教师管理,迟到的、早操不来的、不认真备课的,都要扣钱……”

符策斌的声音时高时低,说到扣钱时,几乎是喊出来的。老师们认真听着,一声不吭。

“今天开学压力很大。学生减少,我的心里也感到凄凉,也只能这么办了。”符策斌很是无奈。他不知道这个方案能否“挽救危局”。

临末,符策斌说出了心声,“要是这个学校在我手上倒闭了,我成了墨桥小学50年办学历史上最后的校长,我脸上也无光啊。”

聚焦乡村小学破题

用“共享”提升教学质量

如何寻求突围之路

一个比较

英敏小学

学位不够有的孩子进不来

与龙头小学、墨桥小学相比,同是乡村小学的英敏小学却呈现出迥然相异的生存状态。

英敏小学位于文昌市公坡镇力群村委会,距离镇区5.5公里。这里有339名学生,他们不仅来自周边村庄,也有来自周边乡镇。优质的教学质量,让这个乡村小学受到了附近家长的追捧。

英敏小学创建于1911年,最早是私塾。曾在英敏小学担任教导主任的陈文强告诉南国都市报记者,1988年在香港同胞陈文民的捐助下,学校复办,在持续近30年的不断努力下,学校已经远近闻名。

文昌英敏小学美丽的校园。

乡村教育必然衰落的论断在这里似乎失效了。

整洁的校园,鲜花盛开的花坛,透出学校的清新美丽。校园里不仅有食堂、操场、图书馆、学生宿舍、教师宿舍,还有一座投资300多万元的体育馆在修建,年底即可建设完成。

今年学校共开设9个班级,学生共计339人,其中一年级学生36人。小学高级教师5人,一级教师8人,教师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。

没有担心生源的下降,反而是控制。校长符史云说:“因为学位不够,还有一些孩子收不进来。”

英敏小学一年级的教室内,学生坐得满满的。

这里的教学质量颇为引人注目,就连附近的村民都知道:这个学校曾出过全省农村小学英语口语大赛的冠军,今年就有10多个学生去了文昌中学……

中午守在校门口接孩子放学的黄姓村民得意地说:“这可不是一般的乡村小学呢。”

英敏小学被誉为“侨乡教育的一朵花”。

1994年便到学校工作的符史云记得,才开始到英敏小学时,同样辛苦,道路泥泞、出入不便、蛙声相伴……可是,学校的发展从未停步。硬件设施不断改善,教学氛围一直很浓厚。“这里学风很好,大家都重视教育,当老师就只想着把课上好。”

说起重视教育,在英敏小学的历史上,香港同胞陈文民不得不提。从1988年开始,他持续帮扶英敏小学,至今已捐款1800余万元,为英敏小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。在陈文民的带动下,很多人都加入到了捐资助学的行列。

符史云总结英敏小学“突破乡村小学发展魔咒”的关键有三点:一、吸引社会办学,让村里的能人、爱心人士给学校的发展以帮助;二、规范教学、严管教师、保证教学质量,让学生家长看到成绩;三、吸收年轻老师。

即便这是孤例,但也能证明,乡村小学教育,并非只是落后;乡村小学的未来,并非只是衰落。

一条新路

教育共享

尝试“联校走教”和互联网教学

乡村小学的困境似乎是一个浅显的议题:伴随城市发展,乡村小学生源流失,学生涌向镇区、城市,这是大趋势,是无法挽回的事实。人们默默忍受乡村学校不令人满意的教育质量,静静地看着乡村小学逐步衰落,甚至消失。

学校的消失不可怕,可怕的是:农村学生在不同的教育环境中,或许将陷入一种恶性循环。

“让孩子就近享受优质教育资源”不仅是口号,更是承诺。纵观这三个乡村小学的生存状态,我们期望能从中探寻乡村小学的突围之路。

提高学校教育能力才能留住生源

乡村学校生源减少,根源是学生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。

9月1日中午,海口市滨海九小的副校长吴清锴拿到了今年的新生数据:1340人。他发出一声感慨,“校园教学空间的潜能几乎已经开发到极限,甚至连学生午休的宿舍都被改成了教室。”

吴清锴发现,生源的“趋利原则”正在不断放大,“家长为了寻求更好的教育资源,村里的孩子流向乡镇,乡镇的孩子流向市县,市县的孩子流向海口……大家目标一致:更好的学校。”

谈及乡村小学面临的窘境,吴清锴认为:“生源的流失根源在于优秀师资的流失、缺失。”

“增加特岗教师的数量,引入更多的优秀教师进入乡镇村学校;其次,完善乡村学校的教师考核体系,通过高标准考核,提高师资能力。”吴清锴认为,提高学校的教育能力是留住生源的唯一办法。

有专家指出,加强教师队伍管理、规范教学质量、严格考核教育质量,对于乡村小学,这样的要求同样要落到实处。

英敏小学校长符史云认可这种看法,并认为,这是乡村小学管理的关键。

龙头小学的极端窘境,又该如何呢?该专家认为,不管学生人多人少,教师的管理同样应该规范,对教师教学质量的考核,同样应该严把关。

用“共享”的理念寻求突破

有学者提出,乡村小学要寻求突围,还需寻求新的路径——共享。

该学者认为:政府需要逐步消除自身在农村基础教育资源供给的单一性,实现资源供给途径多元化,充分吸收社团组织,尤其是民主党派、企业家的投入,有效扩充基础教育资源的总量,缓解当前农村地区优质基础教育资源供不应求的紧张局面。

英敏小学从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这一做法的代表。

其次,需要建立健全公共教育资源开放共享机制,实现对现有基础教育体制的有效补充等。

如何实现共享?有研究者提出了“联校走教”制度,意在引导教学质量和水平高的师资力量渗透到相对薄弱的学校,借助这些优质师资力量把先进的教学理论、学科前沿教学进展、科学教学方法及教学思维等向其他教师进行传递和渗透,进而不断提升乡村小学的教学质量。

随着“互联网+”的深入发展,通过“手指直播+教育”的方式,让优质教学课堂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进入偏远乡村小学,同样可行。目前,厦门市同安区阳翟小学便已推行远程同步互动教学系统,通过教育信息化手段解决了教学点师资不足的难题,探索促进教育均衡和教师校际交流的新路子。

乡村小学能否突围成功,让我们等待时间给出答案。



上一篇: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首个贷款项目在沪启动运营
下一篇:盘点LOL历年S赛LPL队服 最后一件实在喜欢不起来